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工作研讨
创新诉调对接机制高质量推进价格争议纠纷调解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公欣
    2018731日至81日,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赴江苏扬州、仪征采访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开展情况,新闻稿件刊登在2018831日《中国经济导报》中,现将该新闻报道转载,供各地了解、参考。

价格争议纠纷调解作为价格公共服务的重要内容,是价格认定机构具体承担的一项重要工作职责。自20088月,广东省物价局制定并印发《价格争议调解处理暂行办法》,率先开展工作以来,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已经发展了近10个年头,并取得较大成效。

然而,当前,各类矛盾纠纷高位运行,且呈现出纠纷主体多元化、利益诉求复杂化、纠纷类型多样化等特点,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明确,加强民生领域价格监管,做好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处理,维护群众合法价格权益。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如何进一步做好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一直为价格部门所深思。

近日,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深入江苏省调研时发现,仪征市先行先试,主动尝鲜诉调对接机制,为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打开了一扇新大门,也为江苏省乃至全国推进价格争议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奠定了基石。

在扬州市物价局局长吴顺文看来,价格争议纠纷调解是社会矛盾大调解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诉调对接在内的机制创新是价格部门深入推进价格改革和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的重要举措。诉调对接机制是扬州市各级价格部门与法院共同构建,积极畅通部门之间的沟通协调渠道,以组合拳化解大矛盾的有力践行。与大调解对接,主动参与社会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提供专业价格服务和技术支持,实现社会调解资源与价格纠纷专业调解资源有效整合和优势互补。吴顺文表示。

 

新形势新要求诉调对接正当时

据悉,目前,全国已有29个省不同程度地开展了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共完成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4.6万余件,涉及金额110亿元以上。其中,2017年全国各地价格认定机构共受理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5834件,涉及金额13.07亿元,业务量稳步攀升。

实际上,早在2015年,《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发[2015]28号)和《关于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的意见》(中办发[2015]60号)的出台就为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指明了方向。党的十九大召开后,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了《关于全面深化价格机制改革的意见》(发改价格[2017]1941号),明确提出,要坚持民生导向、源头治理,逐步建立健全制度完善、组织健全、规范高效的价格争议纠纷调解体系

据了解,全国已有12个省(区)以地方性法规、政府规章或部门文件形式出台了价格争议调解办法,包括河北、陕西、黑龙江、吉林、山东、福建、浙江、湖北、江苏、安徽、广东、内蒙古。其中,2017年,江苏、陕西两省以省政府规章的形式发布了调解办法,江苏、河北、山东、福建等省分别和综治、司法、法制等部门联合发文开展工作。

不过,当前,因价格引发的各种纠纷案件数量急剧上升,逐渐成了法院不能承受的审判之重。同时,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面临价格争议双方共同主动申请调解的还不够多,社会影响度不够大,对当事人约束力不够强等难题。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江苏省调研采访时了解到,一方面,诉调对接立足于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可以补充当下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短板和不足,给当事人更多的可自主选择的纠纷解决渠道;另一方面,价格争议纠纷调解融入法院诉讼活动,为优化配置价格争议纠纷调解资源,扩大调解范围,高质量推进调解工作建立新路径。

记者调研发现,诉调对接机制成为江苏省仪征市推进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的创新和亮点。落实全要素保障,夯实价格争议诉调对接组织基础;注重全方位整合,凝聚价格争议诉调对接社会合力;探索全流程覆盖,释放价格争议诉调对接改革红利……新常态、新尝试,仪征市在挂牌仪征市价格争议调处人民法院工作站仪征市价格争议调解驻人民法院调解室的基础上,仪征市物价局会同仪征市法院成立仪征市价格争议诉讼联席会议领导小组,负责组织管理、统筹协调全市价格争议诉讼案前、案中调解和价格服务等工作,建立健全仪征诉调对接机制。

当然,在江苏省,推进落实诉调对接机制的不只有仪征市一个市县。据了解,今年4月,南通市物价局价格认定中心与市港闸区人民法院进行了试点协作,共建矛盾纠纷诉调对接工作机制,共同签署《关于建立价格争议诉调对接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组织保障、对接程序、工作流程、配套文书等内容,并以集中管辖南通市境内高速公路交通事故案件的唐闸法庭作为先行实施部门,率先将价格争议纠纷调解机制引入道交事故多元化解体系。

 

新任务新作为模式创新出成效

自驻法院调解站挂牌以来,共办理价格争议纠纷调解案48件,调解金额4100余万元,调解成功率已经超过90%小小的调解站室内,一名专职调解员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回忆起发生在这里的一些案例故事。墙上几面醒目的烫金锦旗,似乎也在无言地诉说着这间调解站室的不平凡之处。这里,便是去年517日江苏省仪征市正式揭牌的仪征市价格争议调处人民法院工作站仪征市价格争议调解驻人民法院调解室,也是全国首个价格争议纠纷调解驻人民法院工作站。

2017725,一则因借贷纠纷引起的车辆司法拍卖价格争议案走上了仪征市价格争议纠纷调解站室的调解桌。因原被告双方在人民法院执行中,就偿债汽车司法拍卖价格发生分歧、争执不下,后经人民法院引导,双方自愿向驻人民法院调解室申请调解。在了解相关案情后,我们及时向价格信息点了解市场行情,凭借令人信服的专业能力和有效的调解手段,仅用半个小时就促成双方达成一致意见。相关调解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短短半个小时的调解案例,开启了仪征市价格争议调解驻人民法院调解室的漫漫调解路。据悉,目前调解成功的48件案子里,不乏千万级价格争议。不少群众反映,简案快调,既节省了原被告双方的诉讼时间、诉讼费用、评估费用,也大大提高了办案效率。站在小小的调解站室内,该调解员看着墙上的锦旗,语气里充满了欣慰。

不仅仅是仪征市,据悉,南通市诉调对接机制运行两个月来,唐闸法庭移送调解案件5件,中心调解达成协议4件,1件提供价格意见被法官采纳,标的涉及道路交通设施、车辆损失赔偿、保险理赔争议等,调解总金额为112万元,平均调解办理周期18天,当事人累计少支付鉴定费用5.6万元,有效减轻了当事人诉累,缓解了法院工作压力,提升了审判质效,当事人的获得感和满意度明显增强。

在仪征市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单华东看来,价格争议关系当事人的切身利益。价格争议诉调对接立足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总体框架,兼顾破解人案突出矛盾和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等审判执行痛点、堵点,着力解决了司法供给与群众需求不相适应的问题。

对接司法诉讼后,可以通过对涉价纠纷解决方式的引导促进、调解的效力赋予和法律指导、技能培训来提供司法支持和保障,有助于提升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的规范性、权威性、公信力和认知度。南通市物价局局长赵永南表示。

 

新时代新目标顶层设计待发力

做好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处理,维护群众合法价格权益,是价格部门转变工作职能、提升公共服务的重要方面。

价格争议纠纷调解是一项综合性很强的工作,价格部门须与其他部门建立联动机制,综合运用法律、政策、经济、行政等手段和教育、协商、疏导等办法,形成合力,促进纠纷调解协议的转化落实,扩大纠纷调解范围。仪征市物价局局长高志军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开展诉调对接,是下沉服务的创新工作模式,也是新常态下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的新尝试。实际上,在推进诉调对接机制的过程中,仪征市还有进一步可探索的空间,比如,还需扩大诉调对接范围,有效凝聚其他纠纷解决力量,推动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在更广泛的领域内实现共建共治共享,等等。

未来,进一步深度推广诉调对接机制必然是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的重点方向。如,扬州市下一步将深入总结推广仪征市相关实践经验,在全市范围内推开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努力构建具有扬州特色的价格争议纠纷的多元化解平台。又如,南通市物价局打算将试点经验转化为示范模板,会同南通市中院在全市范围内推进诉调对接工作,争取为全国范围的工作推广提供经验借鉴和参考。

当然,诉调对接只是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的一部分,未来,如何整体推进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迈上新台阶是重中之重。在相关受访专家看来,深入推进价格改革和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的同时,更应不断细化创新制度设计,提升价格公共服务水平。

当前,各地价格争议调解工作模式和机制建设还需进一步统一,需要从顶层设计加以指引。赵永南表示。

    在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认证中心副主任成钢看来,价格争议纠纷调解是各级价格主管部门面向社会打造的一项公共服务品牌。基层价格认定机构和基层人民法院推动建立诉调对接机制,不仅仅是制度模式上的创新,更为全国提供了可参照复制的示范经验,有利于价格认定机构和法院各自发挥所长,形成合力,通过资源共享、资源整合共同推进价格争议纠纷调解。

    据成钢透露,一份可以指导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在全国范围内系统开展的指导性文件有望近期出台。未来,价格主管部门将会在诉调对接机制等领域加强与最高人民法院的合作。